主页 > 舆论场 > 新闻内容

江苏省泗洪县:是谁在导演企业的破产案?


作者:新浪微博     来源:新浪微博     时间:2018-02-12 09:04

字号

核心提示:近期,栏目组持续接到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梅花镇梅花尚苑小区的部分业主反映,他们两年前买的房子迟迟没有入住,梅花镇人民政府每天在小区内和附近的村庄宣传说开发商即泗洪县居上康居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居上康居公司)已经破产,原先在开发商手中买的房子不算数,要重新到镇政府那里办手续买房子。并且镇政府卖出去的房子有的远远低于当初给安置户们的房价每平方米1480元,扰乱市场秩序,镇政府涉嫌利用公权干预企业正常经营秩序并主导企业破产。

栏目组在泗洪县梅花镇梅花尚苑小区见到了在场的五名承建商,他们说反映说,当初停工是镇政府派城管来阻止工人们施工,镇政府说企业破产了,不能再继续施工了。承建商们就去镇政府反映解决工程款问题,因为既然破产了就要有新的企业或者是其它的解决办法,梅花镇人民政府的申志坚副书记说企业走入破产的司法程序了,让等等,结果一等就是一年半的时间,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每家承建商因为突然停工后至今造成了几百万元的损失,好多材料和在建楼房都因为长时间的搁置而废弃。开发商居上康居公司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已经付清了结点款,剩余没有完工的工程因为不到合同约定没有清算。当初镇政府的监管小组曾把债权人叫来作登记,申志坚书记回应债权人关心的问题够不够得上破产时说:“能破产要破产,不能破产也要破产。”泗洪县人民法院曾把承建商和在外地其他项目的债券人集合到法院召开了债权人会议,结果大多数债权人不同意企业破产,并进行了签字确认。因为大部分承建商和债权人都希望项目顺利完工,以结算剩余的工程款,而且该项目也确实达不到资不抵债的地步,启动破产程序是一些个别人为获取私利的手段。
 
有群众向栏目组反映说:他把钱交到镇政府监管小组,镇政府拿着已经有开发商孟召金的签名的空白合同让他们签字的,因为价格实惠就没想那么多就买了,但是至今也没住进新房。
 
在该小区的售楼处栏目组看到了梅花镇人民政府贴出来的一些文件,有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根据申请人提供证据反映,该公司尚欠申请人预借资金200万元。裁定受理泗洪县梅花镇人民政府对泗洪县居上康居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梅花镇人民政府张贴的通知内容显示,“梅花尚苑项目由泗洪县居上康居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建设,根据泗洪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6日做出民事的裁定,裁定受理泗洪县梅花镇人民政府对泗洪县居上康居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请广大购房户在规定时间内到原售房处登记,逾期不登记的,后果自负。”根据栏目组在实地看到的张贴的一些文件显示,泗洪县人民法院目前只是受理了梅花镇人民政府作为债权人对居上康居公司的破产清算程序,并没有宣告该公司破产,但是群众们反映说镇政府对他们宣传的是该公司已经破产,并且要求群众作登记。
 
针对上述问题,栏目组联系到了居上康居公司的项目经理。项目经理邓总介绍说,2015年5、6月份的时候,梅花镇人民政府以维护居上康居公司的债权人的权益为由,成立监管小组将居上康居公司的印章收缴,并且拿走了所有账目。
 
后来梅花镇人民政府的监管小组人员以“处理解决承建商梅仁林的工程款”为由多次找到居上康居公司的负责人孟召金,让其在空白的售房合同上签字,由政府出面售房,承诺所售房款一定经过居上康居公司的财务以及解决承建商的工程款等问题,并通过派出所工作人员的施压,先后共签下258份空白售房合同,谁知镇政府利用掌管居上康居公司印章的便利私自销售部分房源,收取大量安置房尾款,且财务流通都不经过居上康居公司的财务会计。当时梅花镇人民政府监管小组组长朱永放负责联系销售、打印合同,许广文负责财务会计。
 
居上康居公司负责人说:梅花镇人民政府监管小组的人员利用公司印章和这些空白合同到现在已经售房近100套,没有经过居上康居公司的财务,给居上康居公司带来巨额财产损失,造成公司不能正常经营施工,政府随意低价销售房源,出现多起政府销售的房源与公司以前卖出的房源重复的事件。
居上康居公司多次要求梅花镇人民政府将售卖的房款与公司对账,梅花镇人民政府拒不对账。梅花镇人民政府反而以200万元的债务作为债权人申请了居上康居公司破产。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6日作出(2016)苏1324民破12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另查,根据申请人(泗洪县梅花镇人民政府)提供证据反映,该公司尚欠申请人预借资金200万元。裁定受理泗洪县梅花镇人民政府对泗洪县居上康居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居上康居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说:居上康居公司与梅花镇人民政府之间200万元的借贷关系的由来包括镇政府预付的150万元农民工工资和镇政府为居上康居公司担保的50万元的借款。
 
2014年1月春节前,因工程进展快,公司周转资金困难,居上康居公司向梅花镇人民政府申请预支政府应该拨付的安置房补贴款150万元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待安置房补偿金额结算后进行冲抵。
 
2014年10月份,居上康居公司向焦公运借款200万元,下欠50万元,这本是企业与公民的正常经济往来,而梅花镇人民政府自己却于2014年10月21日出具承诺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作为保证人。”梅花镇人民政府无视法律规定,给企业进行担保,明显违法。其后,债权人焦公运就这笔债权向安徽省砀山县人民法院起诉,梅花镇人民政府虽被列为被告,但国家行政机关对外担保行为因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而无效,其对焦公运在法律上没有履行保证责任偿还借款的义务。该案审理中,梅花镇党委副书记申志坚作为梅花镇人民政府的代理人,冒然同意代替居上康居公司偿还焦公运债务,并签订调解协议。梅花镇人民政府及申志坚的行为使梅花镇人民政府承担了不应由其承担的债务。即使梅花镇人民政府代偿还焦公运款项,也应是从梅花镇人民政府财政账户支出,但该款实际是梅花镇人民政府监管居上康居公司期间出售公司房屋所得款项及安置补偿款项。
 
根据规划,梅花尚苑小区本来要建设一个东门,那里是梅花镇公路管理局所在的位置,早已经把相关款项交到了政府,但是该公路管理局还是迟迟没有拆迁,影响了该小区的建设与进度。
 
针对上述事件,栏目组先后几次到梅花镇人民政府了解情况。梅花镇党委副书记申志坚介绍说对于该破产案的起因、所涉及的一切账务和手续都在法院,如果想要了解可以到泗洪县人民法院。监管小组的工作人员也说从来没有卖过开发商的房子,如果卖了也是经过开发商孟召金同意签字的。对于群众向栏目组提供的当初城管在小区内贴的有“梅花尚苑售楼部一房多卖,欺诈老百姓,如买房请到政府办理购房手续”宣传语的告示,该工作人员回复称上面没有镇镇府的盖章,不是镇政府的行为。
 
2018年1月 19日上午栏目组再次见到申志坚书记,申书记盛气凌人的说,当初镇政府之所以成立监管小组并申请企业破产,是因为一些承建商和业主反映工程款及开发商一房多卖的问题。我们申请企业破产是有原因的,他拖欠好多承建商的工程款,最好让开发公司法人孟召金也来,你们必须见见这些承建商,听听他们怎么说,不能只听反映人的话。之后,申志坚书记安排人员联系所有的承建商下午3点到梅花尚苑小区见面。
 
下午3点,栏目组来到居上康居公司售楼部,到15点20分,只见到一位姓梅的承建商,他说承建了梅花尚苑小区6#、10#、13#、20#、23#、25#、28#楼,在承建的过程中,得知其承建的楼房已经被开发商拿去做了抵押贷款。到目前为止,承建的楼房基本完工,有的还差一点没有封顶,开发商仍然拖欠工程款,后来镇政府的监管小组给了他一些带有开发商孟召金签字的空白售房合同,自己去售房以冲抵工程款,本人曾经去镇政府做了债权人登记,但是没有申请企业破产。
 
还有一家杜姓承建商到了,但是闭口不谈。在等待其他承建商的过程中,梅姓承建商得知居上康居公司的项目经理邓总要来对账后,也是匆匆离开了现场,栏目组再三说明让他和开发公司见面说清问题,但是梅姓承建商一句话不说,匆匆走脱。
 
在售楼部,栏目组还见到反映居上康居公司一房多卖的吴姓业主说,最早他向第一任开发商缴纳了118万元房款,之后向孟召金缴纳了16万元房款,随后在孟召金的债权人闫霞手中买了一套房子,但是从闫霞手中买的房子现在和别的人重复了。
 
针对上述问题,居上康居公司的项目经理邓总当场回复称:“对于存在的工程款和一房多卖的问题,因为这个项目到孟召金接管经历两任开发商,中间出现有人私下卖房和政府卖房的情况,可能会出现重复的现象,不过我们会认真核对。如果确实存在,公司一定面对并解决。对于梅姓承建商的工程款问题,邓总说:我们是按照双方合同约定的按照结点付款,没有封顶的楼房,工程款肯定不会结算。任何承建商与公司都有合同,也可以到法院起诉,我们一定解决。拖欠梅姓承建商的工程款的情况,那为什么其他承建商都不欠,就他还有?主要是原因是:1、因为梅姓承建商所建的建筑质量存有问题;2、所建房屋还没有封顶,还未到结点;3、梅姓承建商存在私自卖房的情况,所以要双方对完帐以后按照合同约定才能结算。
 
关于公司拿房屋抵押的问题,邓总说:要明确一点,承建商所承建的房屋归公司所有,而不是任何承建商的,公司有权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抵押;
 
对于一房多卖的诸如吴姓业主的问题,邓总说:愿意配合公安部门逐户调查,如有重复的一定解决,但是需要说明,公司从来没有让闫霞去卖房子,一切应以公司的售房合同为准,对于有业主从其他人手中买的房子,公司表示同情但是不会认可,业主也可起诉收纳房款的人。
 
对于泗洪县人民法院受理的梅花镇人民政府申请居上康居公司破产的案件,栏目组来到了泗洪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回复称该案件还在司法程序中,对于一些比较复杂的企业破产案件,耗时久一点是正常的。在法院审查居上康居公司破产案件的同时,居上康居公司股东孟境锐起诉到法院申请行使股东权益的案件,泗洪县人民法院2017年12月6日出具的“(2017)苏1324民初4902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已经维护了居上康居公司股东孟境锐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的账务的权益,如果有需要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据了解,梅花镇“梅花尚苑”安置小区是梅花镇大力推进新型小城镇建设项目,在第一任开发商李风、赵磊,第二任开发商张美阳无足够能力进行开发的情况下,将该小区的所有开发手续和居上康居公司的手续都转让到第三任开发商孟召金名下。在2015年春节前,居上康居公司将安置房顺利交付,完成了该项目的安置住房工作。在后来的经营过程中,因企业周转资金出现问题,梅花镇人民政府以解决承建商的工程款为由对公司进行了监管,先后要求工程停工、拿走公司印章和公司账目。镇政府在监管中,为了解决承建商的问题,镇政府让开发企业法人孟召金签订空白合同,进行售房,之后镇政府作为债权人启动企业破产程序。
 
梅花镇人民政府申请的居上康居公司企业破产案已经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衍生出来一系列的民生问题,而当初想要以此方式解决的问题也还僵滞着,相信这不是梅花镇人民政府当初希望看到的局面,那么究竟是谁在主导着呢,作为梅花镇人民政府为什么插手企业的正常经营秩序?为什么要让一个在建项目的企业破产?如果企业破产后,衍生更多的民生问题,怎么解决?如果企业达不到破产,那么历时几年的项目停工造成的损失谁来承担?关于梅花镇人民政府主导的企业破产一事,这中间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否有公权滥用?对于该事件的后续处理情况,栏目组将持续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舆论场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人员认证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