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舆论场 > 新闻内容

黑龙江肇州:清欠农民工工资为何那么难?


作者:论坛     来源:广东简讯网     时间:2018-02-12 09:06

字号

本网讯:近期,本栏目持续接到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大庆皓月清真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皓月公司)肉牛屠宰车间项目的农民工和部分材料商(外县、外省)的代表反映,该项目的工程款被盛鑫公司委托代理人陈永辉截留,(陈永辉涉嫌的合同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工程款无法追回,该项目烂尾已有四年之久,拖欠上千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至今没有结算,实际施工负责人吕从贵曾与农民工一起向各个部门反映,当地政府部门介入后,在明知有巨额农民工工资尚未结算的情况下,下达了“州政函[2016]5号”红头文件,支付该工程拖欠的本地材料商的材料款1929989元,没有让材料商们根据购买协议去走司法程序,反而让农民工去走司法程序,优先支付了巨额材料款,让数百名农民工无法理解。

针对上述情况,本网找到吕从贵调查了解,吕从贵反映称:该项目位于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他是大庆皓月屠宰厂区的实际施工者,皓月公司把该工程承包给吉林省盛鑫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鑫公司),盛鑫公司委托代理人陈永辉又把该工程整体转包给他。关于他们之间承包关系的认定,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出具的“(2016)黑06民初21号”民事判决书也有认定:皓月公司为发包方,盛鑫公司为承包人,吕从贵为实际施工人。
 
2013年3月26日,吕从贵与陈永辉签定了大庆市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的黑龙江省大庆皓月清真食品工业有限公司肉牛屠宰生产厂区土建及钢结构建设全部工程的承包合同后,施工建设到2013年底,完成了屠宰车间基础部分和钢结构基础预埋,在2013年底由于工程款没到位,工人出现上访告状的情况,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出面,吕从贵和陈永辉于2014年1月16日在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签了协议书,劳动局留有一份,答应付给吕从贵270万元支付工人工资和材料款,截止到2014年1月24日,皓月公司共拨付工程款374.4万元,陈永辉仅仅通过劳动保障监察局转给吕从贵90万元,其它工程款全部被他占为己有。
 
按照合同约定,吕从贵应得工程款为1880万元,此款甲方已全数支付给盛鑫公司,而盛鑫公司也全数支付给陈永辉,但陈永辉仅付900余万元,余款全部被其占为己有,并用此款购车、购房、给儿子办婚礼等等。
 
2015年5月8日,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出具了关于拨付50万元用于支付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说明,导致有部分被冒领。在肇州县政府部门明知道有巨额农民工工资没有支付到位的情况下,2016年1月25日,肇州县人民政府作出“州政函[2016]5号”红头文件,内容是:经杏山工业园区管委会、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核实决定,支付该工程拖欠的材料款1929989元,此款打到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帐号。此做法违背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16】1号)文件的指示,没有优先支付农民工工资。
 
2016年2月4日晚7点,上述款项在肇州县信访局发放,主持的是人社局的局长、园区管委会的高秀军,信访局的刘志辉等领导,钱款分别转到每个本地的材料商的银行卡里。 肇州县人民政府之所以要把当地材料商的材料款全部结清,因为该文件支付的材料商完全都是本地人,知道杏山国家级工业园区存在虚假谎报、套取国家财政补贴资金的具体情况。该项目预计工期为8个月,为了达到政绩和补贴的资格,将烂尾四年的项目在住建部门报备完工,有据可查。
 
在农民工不断反映的情况下,肇州县人民政府针对此事成立专案组,专案组组织吕从贵和陈永辉对帐,在2017年8月28日,陈永辉把他的帐在园区水厂和肇州县劳动监察保障局办公室交给工作组(劳动局、园区管委会、公安局和吕从贵各一份),工作组组长孙国明把陈永辉交的帐手写一份,并复印给吕从贵一份,吕从贵当时揭穿帐中有假,但是工作组并没有采信。
 
列举两例:
       
1、吕从贵给陈永辉出的收条,钱从陈永辉帐户直接转给材料商,陈永辉又让材料商出收条,重复出条并入帐。
      
 2、陈永辉说他2015年干了屠宰车间两个结点款为262万元,可这两个结点款的工程2014年吕从贵己干完,钱都被陈永辉截留,并且在2015年5月21日在肇州县公安局报案。
      
随后工作组委托一家会计事务所对吕从贵和陈永辉的帐务进行鉴定并出具了报告书,以口头通知的形式通知吕从贵“陈永辉已经不欠吕从贵工程款”,农民工工资由吕从贵承担,明确说明该报告书内容对吕从贵保密。陈永辉给会计事务所提供的《承包合同书》不是原件,因此该报告书是不合法的、无效的。该报告书的结果与大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于2014年10月26日做的司法会计鉴定报告书的结论不一致。
     
肇州县人民政府委托会计事务所做报告书目的就是为了证明陈永辉不欠钱,为防止农民工继续上访,好给省、市的领导一个交代。
 
2018年1月份, 肇州县人民政府成立的调查小组再次通知吕从贵:“根据核对的账务,工程的造价预算,陈永辉不再欠吕从贵工程款”,但是没有任何书面手续和依据。
 
针对上述情况,网上早已有相关的系列报道。结合农民工们反映的情况,本栏目来到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实地走访调查。在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可以看到皓月公司的肉牛屠宰车间项目处于停工状态,工地上荒草丛生。在工地的一个小木屋里,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反映说,他是施工负责人吕从贵的父亲,江苏省连云港人,负责工地上的看管工作,工地上被断水断电,自己靠烧柴取暖、做饭,并且被陈永辉指使的人和自称政府工作人员的人多次恐吓和殴打过,公安机关也介入过。自己的儿子吕从贵和农民工们在不断地四处上访告状四年了,没有任何进展,看到农民工们的无奈,自己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看管工作,如果得不到解决,自己只能在寒冷的工地过年了。老人反映说,要不是实在没办法,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忍心让自己受这种罪,自己相信党和政府一定能给他们一个公道。
 
在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我们看到大部分公司和厂房都处于关闭状态,到处荒草丛生,死气沉沉。有当地人反映说,这个工业园区非常失败,好多招商引资的项目来到后都没能很好地发展,网上宣传的产值和规模等都是为了套取国家补贴,虚报政绩。
 
有当地政府的联合调查组曾对这方面的报道有过回应:肇州经开区辟建于2010年,经过多年倾力发展,现已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目前,经开区入驻企业68个,其中建成、投产企业47个(含停产企业6家),在建企业15家、签约未开工企业5家、注销企业1家(详见肇州经开区企业情况汇总表)。经开区下辖的杏山项目区:入驻企业40家(含配套服务企业6家),其中投产企业25家(含停产企业2家、配套服务企业2家)、在建企业10家、签约未开工企业4家、注销企业1家。    
 
2016年1月25日,肇州县人民政府向黑龙江省大庆皓月清真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下达“州政函[2016]5号”关于解决大庆皓月屠宰加工综合车间工程项目材料商材料款问题的函的文件,内容是:经杏山工业园区管委会、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肇州县公安局核实,在施工过程中拖欠材料商钟爱会、王洪军、郭建波、董志刚、孙立中、闫德龙、郭锐材料款及人工费,合计1929989元,此款已由吕从贵、盛鑫公司代理人及该项目负责人陈永辉确认无误,且均认可材料和人工用于屠宰综合车间工程上。上述材料商因盛鑫公司拖欠材料款及人工费,多次到杏山工业园区管委会、肇州县委及县政府信访索要,已给肇州县委、县政府带来极大的困扰。肇州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12月22日曾正式通知盛鑫公司,要求其解决材料商欠款事宜,盛鑫公司一直未正面答复。为解决政府及材料商的实际困难,现县政府正式通知贵公司,请贵公司代替盛鑫公司将盛鑫公司拖欠上述材料商的材料款及人工费合计1929989元支付给上述材料商。支付时,请贵公司将此款付至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帐号......
 
针对文件中的内容,本栏目在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了解到,从2013年底该项目的农民工出现上访开始,局里的工作人员曾做出大量的协调工作,并且解决了一部分农民工工资,至于“州政函[2016]5号”文件中所说的将材料款1929989元打到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帐号,并没有执行,局里从来都没见到款项。
 
据了解,该项目之前并未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也未进行招投标程序。 有当地政府的联合调查组曾对此做出的回应是:我县住建局执法人员在得知消息后,即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了认真核查,发现该项目在未办理招投标手续、质量监督注册手续,及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立即对建设单位下达了停工整改通知书,责令其限期整改,在停工整改期间对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的上述违法行为分别进行了依法处罚,合计处罚金额86.07万元。目前,大庆皓月清真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已将办理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所需要件全部办理完毕,应缴罚款都已足额缴纳,我县住建局按照有关规定正常发放施工许可证。
     
对于农民工们反映的问题,肇州县人民政府做了很多协调工作,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对于反映的工作小组组织吕从贵和陈永辉对账过程中有不公正的现象是否属实呢?是否真如反映所说,工作小组得出的“陈永辉不欠吕从贵工程款”的结论只是口头通知而没有任何书面依据呢?吕从贵与材料商之间的经济纠纷,为什么没有走司法程序,而政府又要专门下达文件干预呢?材料款项是否真的是没有按照文件要求,没有通过肇州县劳动保障监察局,也没有经过实际施工负责人吕从贵的核对与同意呢?杏山工业园区是否真的存在瞒报的情况,该项目当初又是否真的没有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呢?对于很多疑问,本栏目向肇州县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做了说明,但是没有见到特地成立的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对于“州政函[2016]5号”文件,只是说明每一份文件都要经过法制科的把关,要汇报后再做答复,而对于其他的问题与该项目的承建商无关。后来经过多次联系,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也没有接到任何回复。
 
对于该事件,本栏目将持续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舆论场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人员认证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